基督福音门户网站
基督教会联合服务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仰 » 信仰随笔 » 正文

爱这片人心流离失所的村庄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8-07 07:49  作者:欧阳  浏览次数:13
内容摘要:毁坏人生命的,不是苦难,而是麻木与恐惧;心灵最需要的,不是物质,而是爱与安息。但何处是我灵魂安息之处所?何处有永不止息的爱的源泉?

我来自江西某地一个偏远的农村,有两个姐姐,是家中唯一的儿子。从小开始,家人就告诉我,活着的目的就是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父亲在我9岁那年得了肝癌,临终前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儿啊,你一定要考上大学啊。这是我死之前唯一不能瞑目的事情,就是我无能为力支持你们上学,也看不到那一天了!”我听到这些话,泪水就止不住地流。

我答应了父亲。父亲听到之后,长舒了一口气,仿佛他最挂念的东西已经放下了一般。

后来,我奋发图强,终于考上了北京大学计算机专业的研究生。但父亲无奈而充满留恋地早早离去,让我很早就感觉到父爱的缺乏,却又是那样弥足珍贵,让我心里变成一个孤儿和浪子,渴望并在各处寻求相同或相似的爱,却寻找不到。

毁坏人生命的,不是苦难,而是麻木与恐惧;心灵最需要的,不是物质,而是爱与安息。但何处是我灵魂安息之处所?何处有永不止息的爱的源泉?

在读研期间,我真正信主了,内心洋溢着爱、喜乐与感恩,每年回家过春节,都很热心向老家亲人传福音。我记得有一年去看望大病中的伯父。这位伯父生了六个儿子,可谓一生操劳。我真希望他能安心养病,更愿他能有机会听到福音。

在聊天的时候,伯父几乎大部分的时间在说当官如何如何荣耀。哪些仕途亨通的大人物提拔了他的儿子,建设了他的家乡,家乡人有多沾他的光……我知道他觉得我们家族一直没有当官的,很期望出一个大官,或许他在期待我这个中国最高学府的高材生能够实现他的梦想,然而,我当时想到的却是主耶稣,是诸先知……

我想,寻求自己荣耀的人最喜欢在家乡做善事,因为家乡是他熟悉的地方。帝王也总是在家乡崛起,因为家乡是他的中心,仿佛是他的王国,自己是这个王国的国王。衣锦还乡之人,就仿佛是在家乡当上了国王一般。所以家乡是世人在世界上的中心,自己又是这个中心的中心。但先知不同,他是以神的国为国,以神为中心,就必须弃绝家乡,包括自己,才能成为先知。所以先知一般受家乡人的弃绝。正如耶稣被拿撒勒人弃绝一样。除非这个家乡是神的国彰显的地方……

告别伯父后,我便默默祷告:主啊,求你赐给我爱家乡的心,但不是因求自己世上的荣耀,乃是求神的国和神的义;也求你眷顾我的国家,这个多难的神州,不是求神州地上的富强,而是求神州被你得着。

一晃又过了好几年,现在的我早已经研究生毕业,曾有一度在某全国著名的计算机企业工作,后来又辞了职,就读神学院,开始走上全职服侍的道路,而期盼家族中能有后人飞黄腾达的伯父已经过世,至死也未接受救恩,妈妈还在慕道过程之中,而姐夫们对我辞职牧会的决定难以理解,觉得走这条自甘清贫的道路很傻,而老家的福音工作依旧荒凉。

所以,作为村里第一个基督徒,每次回家过年,耳闻目睹家乡的现状境况,都会更多一份为家乡代祷的心……

村里老一辈人基本还是受家族宗法思想的影响。比如今年这两天回家,就发生了一件让我挺纠结的事,村里正在建一座宗祠庙宇,要求每家都得捐款。我不想捐,倒不是因为舍不得花钱,而是因为作为基督徒,到庙里烧香拜佛与我的信仰有悖。

此外,我愿意将钱投在真正有需要的地方,比如村里的基础教育或基础设施,但我不顺服权威的立场,就难免引发了村里年长一辈的一些流言蜚语,比如认为我忘祖不孝之类。我觉得问心无愧,但我妈妈作为长辈,面对她同辈的族人,会有一些心理压力,好在大家都是乡里乡亲,平时关系不错。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而年轻一代,家族宗法思想对他们的影响式微,更多受的是城市化浪潮中拜金主义和消费主义的影响。这些年,家乡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出去了。没有上大学的,多去做泥工或瓦工或瓷工,因为镇子上开了好几个陶瓷城。比如我的姐姐、姐夫现在都在镇上的陶瓷厂上班。

年轻人的人生目标基本都是赚钱。因为钱赚得越多,排场越大,越证明你有出息。大家都会相互打听谁家的房子多,谁家的房子大。所以,赚到钱的就在镇上买房子,并在村里盖房子,哪怕一年也回村里住不了三四回,也是另外一种空置率,但很扬眉吐气;没赚到钱的,就把孩子放到村里让老人带,自己继续在外打工,春节回家也有点底气不足,因为住的还是旧房子。

这也导致村里有不少悲剧的婚姻。有些年轻人,在外面赚的钱不够,娶不到本地媳妇——现在农村彩礼费真是不菲,到了老光棍的年龄,只能娶外地女子,而不少外地女子来自四川、贵州等更穷困地区,有的可能是从人贩子手中拐骗过来的,属于买卖制婚姻。我的小学同学就有好几个这种情况,妻子生了孩子之后,就趁着丈夫婆家人不注意偷偷跑了,留下孤苦伶仃的孩子,给老人养着,自己在社会上混吃混喝,很无奈。

而农村那些上了大学的年轻人,出路会更好吗?也不一定,现在和10多年前不太一样了。随着高校的扩招,读个大学越来越容易,大学生不再是天子骄子,但大学毕业后,尤其从本省二三流大学毕业后出来的农村孩子,因为专业竞争力弱,水平有限,再加上经济形势不景气,就业形势饱和,不容易找到有前途的工作。

他们看到这几年阶层流动的日益固化,二三线城市房价的日益高涨,知识改变命运可能性的日益艰难,自己又没有富二代、官二代的后盾资本,依然还在农二代的孤独奋斗中,甚至发现自己十年寒窗苦读之后,到了社会上,挣的钱还不如那些没读大学但赶上机遇闯荡做稳生意的高中同学,就会觉得高不成,低不就,变得抑郁、迷茫、焦虑、失衡,特别需要有健康宽广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支撑,但整个大环境都是急功近利的。

因此,无论上一代老年人所受的思想价值体系,还是这一代年轻人所受的思想价值体系,都与福音有冲突,所以本村依然没有教会,临镇上倒是有一个聚会点,但走过去需要一个半小时。我有一个姑姑现在愿意信主,但因为没有教会,没有牧养,只能我时不时打电话回家,做一些牧养的服侍,但总感觉远水解不了近渴。

而附近镇上几个为数不多的教会,由于年轻人少,有文化的人少,传道人少,没有什么薪水,没有什么装备,还时不时遭遇像东方闪电之类异端邪教的搅扰,导致天真简单的信徒被掳走。我也是盼望主能差遣有异像、有负担、有装备的工人,愿意一家人在农村扎根,服侍这里的信徒。

每次过年回家,探亲访友,都会发现村里房子越盖越多,越修越漂亮,物质条件也越来越好,但细细和亲人或邻舍或发小一起聊天,却会发现大家内心反而越活越劳苦愁烦,劳苦愁烦来自于互相的攀比,来自于对未来的焦虑,来自于对钱财的过度倚靠,而根源还是来自于内在信仰的缺失。

求主怜悯这片人心流离失所的村庄!

 

原文标题:爱这片人心流离失所的村庄
 
 
[ 信仰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信仰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桂ICP备130028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