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福音门户网站
基督教会联合服务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访谈时评 » 正文

令人尴尬的人机时代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12-27 02:07  作者:沙玉  浏览次数:4
内容摘要:因为人与神的疏离,人与人的关系也疏离了,这种疏离导致人类共同体的逐渐解体。不难想象,当人连他的创造者和他赖以生活、动作、存留的生命和意义价值之源(徒十七28)都抛弃了,还有什么是不能被抛弃的呢?

网上流传着许多关于手机是如何危害(或者用他们的话说“毒害”)我们生活和人际关系的帖子。按照他们的说法,手机就是人民的鸦片和毒药。这些帖子说得多多少少都有些道理,但都不够追本溯源、也都不够准确。

若按照笔者的说法,我会把它修改为:科技是人民的鸦片和毒药。不过,科技本身并非如此邪恶,它可好可坏,之所以变得这般恐怖是人自己造成的,就如《圣经》所说:“在洁净的人,凡物都洁净。在污秽不信的人,什么都不洁净。连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秽了。(多一15)”

不管我们如何看待此事,毋庸置疑地是,人机时代已经步步逼近,我们眼前、手中的各类电子产品只是“那将要来者”的先锋而已,“那要来的”是谁呢?就是人工智能时代。但不管人工“智能”发展到怎样一个高度,它也永远是“机器”,所以笔者仍然使用“人机”一词。

完整的秩序链

神创造万物时为整个受造界定下的秩序本是井然有序、全然美好(创一31),在这秩序中,神位居人之上,人代表神位居自然界之上。起初,人与神、与人、与其他受造物的关系也充满着奇妙、庄严的和谐,受造物不会起而反之,人也没有颠倒自己与神和自然界的位置。此时整个宇宙的秩序一片祥和。

秩序链的重置

但自从人堕落后,先前那完整而祥和的秩序链便逐渐被破坏、逐渐变得面目全非。若用金字塔做比方,本来神处于金字塔的顶端,第二层是人类,第三层是自然界,最底层是即将由人手所发明的科技。而人类堕落后,这整个秩序就彻底被重置,变成:人在最顶端,自然界和科技在中间,神被驱逐到金字塔的最底端(文艺复兴之后的倾向)。

接着,人干脆把神从整个宇宙的秩序中抹煞了,如今的金字塔只剩下人和自然界与科技三种存在(启蒙运动之后的倾向)。[1]再接着,当人把神的存在抹煞之后,发现自己已经难以控制科技,反而被科技反噬(想想看,是你在控制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还是这些事物在控制你?),结果是:两者的界限已经逐渐变得模糊,人想要在把神抹煞之后登上宝座,却反而面临被自己发明的东西控制、“篡位”的威胁。

秩序链重置的结果

人与神、与人、与自然的疏离。在这三种关系中,人神关系是最被疏离的。因为只要人正确地相信《圣经》中的神是存在的,那么宇宙的整个秩序链都必然有一个可以调整的基础,但是一旦承认这位神存在,人就有义务绝对顺服神。

这正是罪人最想要逃避的,罪人想要作王的唯一途径,就是把神彻底消灭,这样才能安心登基。而自然界并不要求人绝对顺服,人也要依靠自然才能生存,所以人不会与自然如此疏离。

由此,因为人与神的疏离,人与人的关系也疏离了,这种疏离导致人类共同体的逐渐解体。不难想象,当人连他的创造者和他赖以生活、动作、存留的生命和意义价值之源(徒十七28)都抛弃了,还有什么是不能被抛弃的呢?以此观之,从夫妻之间的猜忌、血缘亲情的淡化、手足兄弟的相残,到与朋友知己之间的不信任,再到与陌生人之间的冷漠,没有什么是不能理解、不可能发生的。

举一个例子:有些人居然愿意与动物和房子结婚,与充气娃娃和游戏中的人物谈恋爱,却不愿与人发生这样的关系,人们对时间和精力的投入也越来越从真实转移至虚拟。这就告诉我们:疏离是必然的。笔者所能记得能够维系共同体的有两样:契约和血缘。而在神的存在被抹煞后,契约和血缘都没有了不变、稳固和超验的基础,而一旦这个基础丧失,任何共同体都难以持久。

人与自然界的疏离。简单来说,没有了神,也就没有了对受造界的正确认知和基本尊重,所以人们开始为了自己的利益丧心病狂地滥用、破坏自然,人与自然的和谐早已不存在。这就是人与自然界的疏离。

人性被降格。人在与神、他人和自然界疏离后,便会感到空虚,但人又不想离开宝座、也不想被人与人之间各种关系所包含的责任所束缚,还想要有完全臣服于、取悦于自己的臣民,于是就与机器发生了亲密关系。人以为这样做就完美了,结果却适得其反。有了越来越先进的人工智能后,人最基本的能力(学习、思考、行动)都将/在逐渐丧失,逐渐被机器“继承”、“替代”,人开始逐渐依靠机器,却不能再依靠自己(自己实在靠不住,机器的功能强大得深不可测)。

自此,机器开始“谋朝篡位”,它未来会比人更接近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机器这种可怕的存在不单会普遍地取代许多人,也逐渐开始扮演神的角色。从新纪元运动开始,非位格的事物会越来越被神化,人们心中的神也会越来越非位格化。[2]

结语

在人类弃绝神之后,便停止在原初的秩序链中自上而下寻找问题的答案、拯救、幸福等等,只会从自身或自下而上寻找这些,然而人类几千年的历史告诉我们:人类从自身和下面找着的只是荒诞和失败,一切救世的理想全都破灭,最终只创造出一个畸形的世界。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人类历史就是神在拯救人、也是人在寻找拯救者的历史,前者是信徒的盼望,后者是非信徒的盼望。

对于信徒而言,前者已然实现,对于非信徒而言,后者仍未实现,所以人们还在眼巴巴地盼望一位拯救者、一位弥赛亚来到(这是我使用“那将要来者”这一短语的原因,这个短语本来是施洗约翰用来指基督的),结果却是:没把弥赛亚盼来,却盼来了毁灭者,而这毁灭者正是人自己亲手制造的。科技本来可以成为人的祝福(笔者并非反科技主义者),但因为人与神的疏离,最后搞得一地鸡毛。

你说尴尬不尴尬呢?

[1]这样表达的确把极为复杂的历史太过简化,但为了突出历史轮廓、便于读者理解,也只能退而求其次。

[2]虽然历史上每个时代都有拜物教,但新纪元运动的拜物教特征是空前绝后的。

 

原文标题:令人尴尬的人机时代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桂ICP备130028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