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福音门户网站
基督教会联合服务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访谈时评 » 正文

打开地狱门,牧师长老一大群?!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8-07 07:49  作者:张远来  浏览次数:217
内容摘要:笔者毫不否认牧师长老中也会有害群之马。笔者以为这背后一般有三类问题传道人:有本质上不是上帝呼召的牧师长老,有偶尔被过犯所胜的神职人员,也有专肆传播异端邪教的所谓神职人员。

小时候曾听过传道人自我调侃“打开地狱门,牧师长老一大群”, “地狱之门一旦开,牧师长老先进来”。当时是牧者提醒自己不要自视过高,也提醒不要信徒崇拜牧者。但渐渐地地,这句牧者自我调侃的话,竟然成了某些人对牧者攻击的经典例证了!此话当真?让我们一起看看其背后的错谬。

一、语义背后的错谬

笔者尝试寻找这两句话的来源,找过西方神学经典,问过了解西方教会的人士,这类对牧者侮辱攻击性的论断在西方的神学语境中是找不到的。从这种只有中式顺口溜才有的表述方式看,很可能又是华人自己发明的闹剧。

当我们说“打开地狱门,牧师长老一大群”, “地狱之门一旦开,牧师长老先进来”。”这两句话的背后其实包涵了错误的逻辑问题及神学错谬。

首先,从逻辑上看,这两句是没有论据的结论,它没有任何实例性或者数据性的根据。

其次,也是逻辑上常见的 “普遍泛论”的谬误。这句话表达的是一个宽泛意义上的圣职人员,让人误以为牧师长老就是一群混蛋。

第三、这也是逻辑学上一个常见的人身攻击范式:针对对方的人格、动机、态度、地位、阶级或处境等,进行攻击或评论,并以此当作理由、证据去驳斥对方的论证,或用来证明自己论点的正确。

第四、这也是常见的赌徒谬误:你认为随机事物的发生和之前发生的事情是有相关性的。比如,你看到一两个你不喜欢的传道人,就认为他该下地狱,从而判断地狱里牧师长老一大群,呼召要先进来。

第五、秩序谬误。当我们说“地狱之门一旦开,牧师长老先进来”。从顺序上看,只有你先在地狱你,你才能看到牧师长老“进来”,而“先进来”说明你在他们后面,你在后面进去就不该是“进来”了!

第六、统计学原理

说明牧师传道下地狱的几率更高吗?很明显,这样的结论是极其荒谬的。笔者不否认牧师长老中有害群之马,但从历史到现在,你都无法证明牧师长老的犯罪率更高。

因此,即使但从逻辑分析,这样的表述都是极其荒谬的。

如果从神学分析,这样的表述其实已经是涉嫌违背了救恩论意义上的异端话语。

第一、你是如何判断牧师长老在地狱里的?你去看了?还是你判定了谁得救与否?

圣经告诉我们,得救与基督再来的事都是上帝自己的主权,马丁路德曾经设想过三个进天堂后的“惊奇”:

1、像我这样的人居然真的进来了!

2、你怎么也在这里?

3、他怎么没来?

马丁路德的三个吃惊表达了你对他人是否得救的不可判断性。而如果一个人没有丝毫根据,就宣布“牧师长老一大群”,涉嫌论断和违背了救恩论。而圣经说得很清楚,你在何事上论断人,就在何事上定了自己的罪。

第二、“打开地狱门”,“地狱之门一旦开”:现在地狱的门是关着的吗?谁打开了地狱的门?是谁启示了你未见的地狱真相?如果不是圣经的启示,不是圣灵的启示,你的判断来自什么灵?

第三、进地狱有先后吗?在地狱里,还区分职业吗?圣经并无类似表述,很明显,是述者带着目的性的强加在圣经上的观念。

二、令人怀疑的动机

“打开地狱门,牧师长老一大群”, “地狱之门一旦开,牧师长老先进来”。这样的表述带着极强的误导性和情绪性。是对传道人的警示,还是攻击?是提醒还是蔑视?

从言谈者信誓旦旦看,似乎是忠诚地提醒,但这语气,这内容怎么看都像是奚落地攻击。而如果你带着奚落的攻击,这种行为的本身就是不光彩的恶毒。

要知道,进不进地狱不是因为他是不是牧师长老,而是罪性的人有无得着救赎,而是否得着救赎是在于他是否认罪悔改接受救恩。当你论断牧师长老“一大群,先进去”是带着明显的道德优越感和行为自豪感的。换句话说,你是认为自己就是公义正直的,比牧师长老都好,是在指责,而不是站在谦卑的罪人的角度审视自己,反省自己。从这个角度看,这种论断行为的背后是自己高高在上的对救恩的不屑一顾,和对他人人格的轻蔑。

要知道,得救问题不仅对牧者是提醒,也对所有的人都是警告。当我们在指责牧者的时候,我们是在以一个高高在上的自以为义的法官的身份论断他人,这种行为的本身就是与救恩精神的对抗。

坦白说,以得救的问题攻击牧师长老所代表的圣职,其背后多半是由于对个别牧师长老情绪化的憎恶,进而转化为对整个圣职阶层的攻击。这其实已经是太过极端了。这就类似哈曼对末底改的憎恶进而转化为要消灭整个末底改所属的犹大民族。抑或者希特勒对个别犹太人的憎恶进而发展为污蔑犹太人是劣等民族,进而要站在道德的高度,为人类的进步与进化消灭整个犹太民族。从对个别牧者的憎恶上升到对整个圣职层面的攻击,背后是一个危险的情绪和逻辑危机。陷入如此境地,言者是需要谨慎反思的,正如上帝对该隐的警示:“你为什么发怒呢?你为什么变了脸色呢?7 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创4:6-7)任何合主心意的职业和职份都是源自上帝自己,你对某种职业的污蔑和轻视,便是对上帝自己的职业神圣性的蔑视。

笔者毫不否认牧师长老中也会有害群之马。笔者以为这背后一般有三类问题传道人:有本质上不是上帝呼召的牧师长老,有偶尔被过犯所胜的神职人员,也有专肆传播异端邪教的所谓神职人员。对牧者的问题需要谨慎地分辨着对待。对于前者应该责令其改行,对于后者应该给予其创造改过的条件,而对于传播异端邪教的所谓传道人,是需要坚决地拒绝的。彼后2:1就说到: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来,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自取速速的灭亡。

但如果不加区分地将传道事业定性为职份性的否定,就涉嫌对上帝所设立之圣职本身的否定。牧者也是人,有人的软弱,但各类行业相比,牧者的犯罪率依旧是极低的。谁能说自己就是义人?多少人,哪怕是教会人士,行政人员,贪赃枉法,滥用教会财产,比比皆是。不难看出,牧者胡作非为的比例还是远远低于社会平均值,也远远低于平信徒领袖。反观自问,宣称“打开地狱门,牧师长老一大群”, “地狱之门一旦开,牧师长老先进来”这一言论背后更多是出于怨恨攻击和毁谤的动机。

三、正视我们真正的问题

无可置疑,中国教会当下的传道人培育机制有着很大的危机。无论从使徒教会,旧约先知传统,还是教会历史看,传道人的培育更多都是教会的事,而非外包给神学院的事。笔者绝非否认神学院的价值。而是,从传道人的培育看,他首先应该是教会训练的合格的门徒,已经是在教会、学校和职场侍奉中被认可,有使命,有托付,有恩赐,有传承,有潜质,有呼召,有见证的老一代教牧训练出来的门徒。进而送进神学院进行神学深造。但今天很多教会基本是没有传道人了就去神学院聘用一个,如此一来,聘请的神学生很难对教会有委身意识,或者真正的使命托付,背后不少就是一种糊口混饭的心理。因此,如果说今天中国教会真的存在严重的传道人问题,那首先是教会运作机制的问题。

另外,说句公道话,在中国做牧师已经很不容易了,压力大,侍奉强度大,工作时间长,死亡率高,工资低,社会地位低,社会身份缺失,信徒要求多,侍奉环境复杂。历史上,内地会牧师就有三分之一为主殉道,当下中国教会传道人的生态系统也极为艰难。在当下的中国教会,大多数地区牧者(包括笔者自己)工资不及当地小学教师的一半,甚至是做义工传道也不少。多数牧者奉献一生,临死都买不起一套房子,有人侍奉一生,最终不过是找了一套安居房!你还在对传道执事进行打击打压,那是在是需要良知性反省的。

其实,教会对牧者的定位也是极其模糊的!牧者应该如何?教会应该如何要求牧者?几乎是没有定位的?一方面对传道人的能力、道德提出了不合时宜的要求,一方面有从心理上鄙视传道人,给他们没有尊严的待遇。首先就是教会自身要反思的问题。

坦白说,教会对传道人的苛责已经过了!你自己培养不了好的传道人,你何必苛责传道人,待遇上把传道人当猪,能力上有何必把他当作牛?心理上把传道人当条狗,侍奉上又何必把他当作神?这种自相矛盾的心理扭曲才是当今我们需要认真反思的。

最近网络上出现了不少对传道人问题的反思,也有传道人自身寻求的更新突破。微信平台等的兴起犹如给教会带来了一种新的文艺复兴。不少平时不读书,不思考,不写作业的基督徒,更多是社会人开始了平台创造,也给中国文化界,教会界带来了不少的更新。从大腕作家,到知名经济学家,社会活动家,明星大腕,各宗教人士,法律界人士,社会评论家等等,无比申请了自己的公众号,具腾讯自己的公布,每天有超过三千个新平台被创建。这些平台要么设置了赞赏功能,要么提供了有偿广告,或者推销部分产品,腾讯也在积极推广有偿订阅功能。在宗教界,佛教和道教的平台尤为成功,他们的赞赏和商业运作足够养活一个不错的平台。基督教是小试牛刀,但微信赞赏功能在各类宗教和商业,或者社会人士手中都没问题。应该说,微信平台等轻媒体的横空出世是另类的文艺复兴,也是将新闻每天带进了一个新的时代。在各行各业中都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唯独在基督教界,受到了极不理智的抵制。有人每天堂而皇之地盗用他人资料,却口口声声地咒骂微信赞赏是犹大,是贪财,是吃里扒外,是卖字的等等。已经被边缘化的基督教网络媒体,在这些人的拦阻下发展的就更加缓慢了。就笔者所知,大多数牧者个人的福音平台运作都极为不易。一个好的平台至少需要一个十来人的团队运作。而一篇阅读量超过三五千的文章,点赞量也不过十多人。每天的赞赏收入远远不足以维系一个团队的运作。其实,对赞赏功能的抵制,动机为何,总给人酸溜溜的感觉。

柏杨在其《丑陋的中国人》一书中列举了华人的种种劣根性。其实在,这些劣根性在华人教会一样并不鲜见。有些教会人士,似乎染上了这种习气,就知道窝里斗,看到人家头上的灰尘都会忌妒,不患寡而患不均,见到人家有的自己没有的就忌恨攻击。容不得他人比自己好,容不下别人比自己有恩赐,(其实上帝给了人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恩赐,你见到他那点强,为何看不到人家写点弱?)控制不了的就要消灭,把控不住的就要毁坏,要抬头的就打压,要成长的就掐死!非我族类必除之,是我一伙的就可以扭曲圣经,也要壮大自己的团伙。他们要的是团伙而非团队。他们看重的不是公义,是利益;高举的不是教义,是权势!其实,不是牧师长老自身的问题造就了那句“打开地狱门,牧师长老一大群”, “地狱之门一旦开,牧师长老先进来”的妄语,正是这种狭隘的心理造就了对他人人身和牧职的攻击。换句话说说,不是牧师长老自身的道德缺陷,也非牧职的神学意义造就了这句话,而是人心的狭隘与幽暗产生了情绪性的攻击与毁谤。

谈及此,让我想起保罗的提醒: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罗14:4)面对这种赤裸裸地对圣职本身的不敬攻击,我们还是应当小心不要触犯了论断上帝仆人之罪,或者亵渎了神圣的圣职本身。无论如何,这类话都是百害而无一利,既不能造就教会,也不能荣耀上帝,更不能提升自己。我想可以休了!

 

原文标题:打开地狱门,牧师长老一大群?!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桂ICP备130028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