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福音门户网站
基督教会联合服务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文化 » 正文

读《神圣与世俗》有感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4-29 04:07  作者:张远来  浏览次数:28
内容摘要:宗教不能只靠你心灵的宗教性感动,更需要天启真理的默示。没有启示就没有真理的信仰,没有真理的信仰,当然不会有敬畏真理的社会良知。恐怕这才是中国民众宗教意识所匮乏的。

要了解中国普通民众的信仰,探究一般中国民众的宗教意识,由侯杰及范丽珠撰写的《世俗与神圣——中国民众的宗教意识》(下称“神圣与世俗”)一书,会是一个不错的资料来源。

《神圣与世俗》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全书共有九章,分为若干小节。分别介绍了中国民间宗教意识的生成环境,介绍了民间信仰的发生根源(第一章)。该部分可能是全书最不具有学术价值的一章。作者在其自身的文化土壤中,把中国民众的宗教意识之源起用马克思主义的宗教观加以阐释,生搬硬套地把中国民众的宗教意识归结为农业生产的落后。但相对而言,其对文化背景的阐释,客观性超过其政治烙印的本身。尽管笔者极不喜欢其和中国学术界一样,把马克思主义奉为绝对真理的中国学术八股套路。但对作者灵巧地绕开这一宗教观的束缚,转而相对客观地阐述中国的宗教现象,依旧感到一丝欣慰。

作者在第二章点出中国民众看似凡事都信,什么都拜,但其实民众宗教意识淡薄,不为真理,只为功利。算是一语中的,道出了中国民众的功利主义信仰的本质。其实,当年的利玛窦宣教士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利氏初来中国,看到民众对穿着袈裟的和尚等尊敬有加,误以为那是中国民众对其信仰的尊重。后来才发现,那是功利主义的讨好,国人尊重的其实是权势和能带来权势的儒士,间或有对道德及学问本身的尊重及羡慕。故利氏转而该穿儒服,便是对中国民众宗教意识的适应。

第三章题目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一针见血地破析了中国民众宗教意识本质淡薄的原因——中国宗教意识没有绝对真理的敬畏,和处世为人一样,带着深深的功利主义思想。哪怕是对宗教神灵的崇拜,都是在行贿以换取好处。这一点,中国人比功利主义哲学家边沁要地道得多,也更为接地气。宗教从一开始就带着功利主义的烙印。无论是发展宗教的宗教职业者,抑或敬拜鬼神的民众,所在乎的不过是是否“显灵”,而是否显灵就取决于我去行贿了某地的神明,而这个神明是否有求必应。否则,我就改换成另一个。正如国内传言刘亚洲先生谈及东西方宗教之区别时的经典之谈:在国内我们去庙里是行贿的,而西方人上教堂是忏悔的。可谓洞悉了中国普通民众的宗教心理。其实,就算是当下的基督教,成功神学及恩典神学的大兴其道,莫不是功利主义作祟的结果。

第四章分裂的宗教情感。谈及中国多神崇拜的本质,信仰不是为了寻求真理,而是为了解决生活问题。宗教发展是为了迎合民众,民众寻求宗教是为了贿赂神明的帮助。就宗教而言,只要是民众喜欢的,怎么讲都行。而对民众而言,只要是能满足我之欲求的,拜谁都可以。因而,印度,更确切地说是尼泊尔的佛教观音,原本是一个男性,到了中国,为了满足大家慈悲的形象,因为中国总是严父慈母,故而干脆把人家观音的性别改变了,直接就变变性成了女性。可见这种宗教不为真理,只为崇众。从某个角度看,某些民间宗教的兴起是建立在牺牲真理的基础上的。

第五章此生与来生。这一点算是中国民间宗教中较有道德推动价值的东西。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让你学会敬畏,知道还是有审判的。所谓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但可惜的是,即使这有着神圣性的宗教性省思,也一样被功利主义部分玷污了。即使是修行,也没有顾及个人职份的道德使命,而只是为了讨好神明以进入西天极乐世界。不是建立在信仰之上,而是建立在公德与功利之上的。

第六章扑朔迷离——中国民众的鬼信仰。本章主要谈到中国几千年的鬼怪信仰。简单而言,就是中国民众也发现有一种不是正能量的邪恶力量。但浅浅地,这种意识发展成了中国民众的一种迷信思想,从而让民众失去了理性的思考。各种驱鬼,驱魔的仪式也渗透在民间信仰中,而成为文化中的一个变异基因。

第七章中民众宗教意识的核心——祖先崇拜。本章可谓点到了中国民众信仰的核心,和儒家孝道观念相结合,产生了中国人的特殊的宗教崇拜。一方面祖先崇拜是对祖先的缅怀,其实更多是渗透了功利主义的思想——中国人认为,祖先已逝,便成了神明,对后代能起到保佑或者惩戒的作用。而加入了蔡伦的缪谈之后,中国人则以烧纸钱等形式,供应祖先冥币。成为相互的依赖关系。

第八章千奇百怪的民间禁忌——中国民众的神秘心理。和第六章、第九章一脉相承,都是因为民众这种神秘思想的模糊的宗教概念,转而产生了用神秘主义思想,秘而不宣的禅意识下的民众千奇百怪的禁忌——不可行,及千奇百怪的行为——神秘的宗教行为。

第九章架构自己的神殿——民间秘密宗教与民众宗教意识。 简单而言,中国民众没有自己的宗教观,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宗教观。

读完侯杰,范丽珠的著作《世俗与神圣》更让你看到,在这种中国民众的宗教意识里,有的是世俗的功利期盼,没有的是宗教的神圣性和真理的永存性。当然也有人类宗教性在中国民众心灵深处的神圣而依稀的记忆。他们把神圣的宗教意识,带进了世俗的功利主义,是神圣与世俗最盘根错节的融合。这恐怕也是不要真理,只要功利的信仰也能在中国文化土壤中流行不怠的另一因素吧。你说中国人什么都信,也可以说什么都不信;什么都敬畏,也可以说,什么都不敬畏。就这个角度看,宗教不能只靠你心灵的宗教性感动,更需要天启真理的默示。没有启示就没有真理的信仰,没有真理的信仰,当然不会有敬畏真理的社会良知。恐怕这才是中国民众宗教意识所匮乏的。

随笔至此,我想起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说过:“宗教是文化的本质,文化是宗教的表现,有什么样的宗教就有什么样的文化,有什么样的文化,就有什么样的社会。”就这个角度看,如果我们以为道德的道路和权力的腐败是当代中国社会的一大危机的话,那么,这个危机其实中最早的民间宗教意识的功利与行贿态度中,就已经播下了终极的种子。可见,社会的改良,其实是需要中信仰的忏悔中开始。

 

原文标题:读《神圣与世俗》有感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桂ICP备130028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