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福音门户网站
基督教会联合服务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访谈时评 » 正文

挽救2500犹太儿童的森德勒,隐姓埋名54年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8-07 07:49  来源:境界  作者:赵杰  浏览次数:32
内容摘要:我们必须为了美好的事物而战斗,我们一定会胜利。我坚信,良善一定会获胜,只要我还活着,只要我还有力气,我会说一切美善的都是最好的,它包含了爱、宽容、谦卑,就是这些。

又逢5月12日。波兰华沙波瓦兹基墓园(Powazki Cemetery)一方小小的黑色墓碑顶上,金色的十字架很亮。墓碑前方摆满了各色鲜花和彩色的花瓶,以示追思。

墓碑上主人的名字是伊琳娜·森德勒(Irena Sendler)。八年前的今天,时年98岁的森德勒在波兰安静走完了堪称波澜壮阔的一生。这位老人去世前两年刚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因为在“二战”期间成功从纳粹手中救出2500名犹太孩子。

森德勒在临终前说的一段话让无数人动容:“我从未将自己看成英雄,那些被救出来的犹太孩子,已经证明了我在世上的价值,但这并不是我个人得荣耀的理由。相反,我总是受到良心的谴责,我做得并不够,也许我可以救更多的人,这一遗憾将伴随我直到死去。”

“帮助别人应是你每天发自内心的需要”

1910年2月15日,伊琳娜·森德勒出生于距离波兰首都华沙约15英里的西南小镇奥特沃克,父母都是当地“善良的天主教徒,崇尚对生命的尊重”。

父亲斯坦尼斯罗是所在小镇上唯一的医生,一生尽心救治病人,尤其是愿意救助穷人。母亲是个温婉善良的家庭主妇,常常在缝纫机上为女儿裁剪衣服,陪她谈心和祷告。“从小父母就教育我,对人的尊重和爱应该超越任何种族和社会地位。”森德勒在一封信中回忆说。

上世纪初的奥特沃克,斑疹伤寒一度流行,当时落后的医疗手段对此尚无能为力,因此许多家庭开始逃离。但是父亲不肯撤退,四处奔波照顾病人,终于有一天自己染上斑疹伤寒卧床不起。

“他躺在楼下,虚弱得奄奄一息,”森德勒在信中回忆说,为避免被传染,父亲不许她下楼,也不许家人靠近。有一天,他轻轻地呼唤女儿的名字,“要我站到楼上的栏杆前。”

随后,斯坦尼斯罗对自己唯一的女儿说出来影响她一生的遗言:“父亲看着我说,‘如果看到有人溺水,即使你不会游泳,也应该想尽一切办法努力去救他。帮助别人应该是你每天发自内心的需要。’”不久之后,这位年轻的父亲去世。那是1917年2月,距离森德勒的7岁生日只有数日之遥。

父亲死后,犹太社区领袖们曾找到森德勒的母亲,希望帮她支付女儿受教育的费用,但是这位一心替别人考虑的母亲婉拒了。失去父亲的森德勒平静地渡过了小学和中学岁月,后来进入华沙大学攻读波兰文学。

她极力反对“二战”前波兰一些大学推行的“犹太分离制度”(1930年代波兰推行的一种歧视犹太裔学生的教育制度),总是和她的犹太同学坐在一起。当他们受到攻击,她为他们辩护。一天,她看到一个犹太女生被人抓住头发,在楼梯从一层楼拖到下一层,愤怒和羞耻使她撕毁了区分自己与犹太学生的等级证。公开抗议的结果是,她被华沙大学延缓三年毕业。

1931年,森德勒结婚,但是他们在二战结束两年后离婚。随后,她与曾是大学同学的犹太裔朋友斯蒂芬再婚,生下贾妮娜、安杰伊和亚当三个孩子,安杰伊不幸在婴儿期夭折,亚当于1999年死于心力衰竭。

藏在瓶中的生命

大学毕业后的森德勒,没有从事和专业有关的工作,而是受父亲影响,在华沙成为一名护士和社会工作者。

1939年,纳粹占领波兰,开始大肆搜捕犹太人。很快,就有45万名犹太人被投进集中营,在那里要么被集体枪决,要么被饿死。由于职业原因,森德勒亲眼见到了犹太人的惨状,内心受到极大震撼,她决定做些什么。

有一天,再次看到街上满载犹太人的纳粹卡车疾驰而过的她,回到家中忍不住啜泣。正在做针线活的母亲走过去,问她怎么了。当她回答说自己要从纳粹手下解救犹太人的想法时,一向本分的母亲还是被吓住了,她本能地希望阻止女儿这样做,但是森德勒一字一句说出了父亲临终前的遗言。母亲的眼泪夺眶而出,走到她身后紧紧地抱住她,从此成为她的坚强后盾。

说干就干。当天,森德勒就向几名同事发出了邀请,希望大家一道来发起营救工作。不料,这个想法遭到了一名同事的大声抗议,她以家庭需要保护为由离开了这个小组。但是,其他几名同事都站在了森德勒一边。就这样,她们成立了一个地下组织。森德勒同时还担任波兰救助犹太人委员会下属“营救儿童部”部长。这个组织最多的时候成员有30名。

森德勒着手开展的第一项具体工作,就是查清华沙市内的所有卫生防疫机构。当时德国人担心犹太集中营里会有斑疹伤害大面积传播,所以特别允许波兰人参与直接管理。这给了森德勒和同伴们进入的机会。她们每天在集中营进出无数次,很快就和许多犹太家庭建立了联系。森德勒主动向这些家庭建议,先把他们的孩子带出集中营,但是也坦言自己没有十足的成功把握。

“即便能够带出去,你能保证我们的孩子活下去吗?”有家长反问。另外,犹太人最关心的问题不止于此,他们更担心孩子们改变信仰。因为当时每个走在街上的孩子随时可能被盘问是否会“主祷文”,纳粹判断一个人是否犹太人的依据之一就是信仰和祷告。

森德勒没有退缩,一再和几个具有影响力的拉比代表沟通。在这个过程中,大家眼睁睁看着一批批家庭又被塞进卡车,驶向死亡之地。最终,他们终于认同“保证孩子们活下去是重中之重”,答应把孩子们交给这个无数次为犹太人痛哭流泪的波兰女孩。

营救工作是冒着生命危险的。开始,她把一些孩子说成是斑疹伤寒患者,用救护车运走。接下来,为了把更多孩子运出去,她动用了一切可用的东西:垃圾袋、工具箱、商品包装箱、装土豆的袋子、棺材,等等,凡是能用的都用上了。

社会救济局在华沙有10个分局,森德勒在每个分局都至少争取到一个愿意帮助她的人。波兰的一个进步地下组织也注意到她,开始向她提供经费和支持,协助她救出这些孩子。在这些人的帮助下,森德勒和同伴一起制作了上千份假证件、假签字,作为被救犹太儿童的临时身份证。随后她再把这些持假身份证的孩子送到各地的修道院、孤儿院,或者送给一些家庭寄养。

为了保住这些被救出来的孩子,她让孩子们把新名字在心里默念上百遍,一遍又一遍教孩子们背诵《圣经》中耶稣教导门徒的“主祷文”,并且带领他们做睡前祷告:“亲爱的主,现在我要上床睡觉,求主保守我的灵魂,如果我在醒来之前死去,求主接纳我的灵魂。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祷告!阿们!”她和母亲与救出来暂住家中的孩子们一起掰饼、饮杯。

营救期间,森德勒软弱的时候常常走进教堂和神父沟通,寻求支持并一起祷告。教会是给她最多精神支持和实际帮助的地方,“我最可信赖的是我在教堂的那些姊妹们”,她后来回忆说。

那段日子,她深切地盼望着战争尽快过去。她不仅想让这些孩子活着,还想让这些孩子有朝一日恢复自己的真实姓名,了解自己的身份,甚至可以回到亲人身边。于是,她把每一个孩子的姓名、出生年月、家庭住址都记在小纸片上,塞进罐头瓶,然后埋在了邻居家的一棵苹果树下,就这样,她不为人知地保存了被她拯救的2500名犹太儿童的资料。许多年后,这成了记录她营救经历的书《藏在瓶中的生命》(Life in a jar)的标题由来。

不幸的是,纳粹不久后就察觉了森德勒的行为。1943年10月20日,她被盖世太保逮捕,关进监狱,受到无数次严刑拷打,甚至脚骨和腿骨都被打断。盖世太保一遍又一遍要她说出同谋和被救儿童的名字,但是,自始至终,她没有说出任何一个名字,反而对同监室的人说:“我现在是一个士兵,士兵就必须战斗!”。

最后,森德勒被处以死刑。不过,这项宣判并未真正执行。波兰地下组织买通了士兵,在通往刑场的路上,押解她的士兵放走了她。在官方记录上,她已被处死。

 

原文标题:挽救2500犹太儿童的森德勒,隐姓埋名54年
 
关键词: 挽救 犹太 儿童 森德勒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桂ICP备130028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