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福音门户网站
基督教会联合服务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见证 » 数算主恩 » 正文

我为什么决定生二胎?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8-07 07:51  作者:葆拉  浏览次数:68
内容摘要:看到她活泼可爱的样子,我有时止不住想自己当时怎么会那么愚拙地想到堕胎呢?这岂不是比工作和收入都要贵重的多的产业么?然而,这就是我的软弱,神的恩典和能力也正是在我的软弱上显得完全。

-1-面临离职和高额罚款,生还是不生?

2014年2月,我发现自己意外怀孕。第二个孩子的不期而至使我和丈夫感到黑云压顶。当时我在高校任教,丈夫在科研机构工作,二胎尚未放开。如果选择生下这个孩子,我们面临着离职和高额罚款的危险。所以,最利索最明智的选择是堕胎。但是作为母亲和基督徒,想到堕胎心里就很沉重。

于是我们尝试寻找可操作的途径。网上查了一些“合法”生二胎的招数,比如假离婚,证明第一个孩子有先天性缺陷或疾病等。虽然心里暂时动摇过,但是深知作假主不喜悦,良心也不安,所以没有这么做。后来我打算申请出国作访问学者,孩子生在国外,即使受处分也会轻一些,事实上好些高校老师都是通过这种方式生二胎的。但是我所在的学校没有给我这个机会。于是又想到能不能请个长假,等把孩子生完了再回去上班,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了。请长假得找理由,向人事处打听了相关的制度,得知除非是得了绝症,一般是不会给这么长的假的,我不可能说自己得了绝症,此路也不通。

所有的路都堵死了,生还是不生?终于到了做决定的重大关头。这个时候我们开始认真地计算代价。如果选择生,那么我就要离开自己热爱的教学科研岗位。如果丈夫的单位得知,他的工作很可能也不保。丢了工作要说也不算什么大事,可偏偏丈夫从小就梦想当科学家。研究路上一路走来虽然经历了不少挫折和风雨,但是仍然无怨无悔地为了自己的梦想奋斗。即使在我们刚结婚头两年,经济比较拮据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产生过离开清苦的科研单位去公司以便多赚钱的想法。这种科研单位,一旦离开,再回去的可能性几乎就没有了,换到其他类似的单位也几无可能。

然后就是社会抚养费的问题,查了一下,在北京这个数目至少在二十万。我们当时脱贫不久,虽然有点积蓄,但是二十万实在不堪重负。对我来说,除了这些因素,生养锡锡时的艰辛历历在目,再走一遭确实心不甘情不愿,而且想到余生要围着两个孩子转,就无法不因为自己这一生不能再有什么别的念想而恐慌。

那么堕胎呢?那时一想到堕胎,我就忍不住流泪。或许是作为母亲天然的情感,或许是圣灵在温柔地提示,或许两者都有。我无法下这个决心。但是另一方面,我又无力顶着诸多的风险去做一个将孩子生下来的决定。就这样纠结,挣扎,伤痛,茫然,理性与情感,自我与上帝不停地碰撞交织。不过在我心里,生下来的愿望还是更为强烈,堕胎的想法总是像触碰了我最紧绷的神经一样让我难过。

丈夫按照其惯常的行为方式,进行着理性的思考和算计,不过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神的诫命:不可杀人。圣经没有明确地说不可堕胎,但是不可杀人却是十诫命之一。问题在于,未成形的胎儿算不算人,有没有灵魂?他查了一些资料,答案不一。其实在我们心里隐隐地都希望有更多的“未成形的胎儿不算人”的证据。

-2-把盼望转向神

一天晚上,丈夫郑重地说,要不等政策放开之后我们再生吧?我伤心又气愤地说,如果这一次不要这个孩子,以后永远别想让我再生了!然后哭了一阵,就睡过去了。大概凌晨两点钟,丈夫叫醒我,给我看了一系列的图片和文章。其中有一篇说,我们既然不能肯定灵魂什么时候与胚胎结合,就不应该冒潜在地杀死胎儿的险。而且他说通过这些资料可以确认这么大的孩子已经具有人形了,所以不能堕胎。我看到那些人工流产的图片感到非常触目惊心。于是我们一起做了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家人中有支持的,但是反对的声音更多。但是我们知道这样选择是对的。我于四月份办了离职手续。离开学校的那一刻,想到以后再也与讲台无份,想到曾经教过的学生,止不住又哭了一场。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我少有准妈妈的幸福感,有时反而觉得自己好像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而感到心酸;因为失去了收入,花钱开始精打细算;丈夫顶着各种压力,心情也不太好。

慢慢地,我们心里越来越多涌出感恩和喜悦。因为我们看到主借着这件事给我们的恩典。祂打破了我们在地上安居的梦想,借着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们把盼望转向神。在那之前,我们因为生活逐渐安定,心灵也变得安逸富足。比起属灵的追求,我们更关心攒钱买房买车。丈夫在科研上刚正式上路,一心想有所突破以成就自己的野心。

然而就在一瞬间,我所依靠的都被拿走了:稳定的并且有些光环的工作,殷实的小日子……好像满有保障的将来突然变得模糊不清,丈夫的工作能否保住,孩子作为黑户如何上学,如果被罚款怎么办……这些我们都不知道。然而,也正是在这样的景况中,我们开始更多地依靠神,把将来交托给他。虽然不知明天的道路,但是相信神主管明天。我们也更多地把目光转向神和神的国,因为看到地上的一切都要过去。

-3-神的恩典和能力在我的软弱上显得完全

2014年10月,女儿安安出生。刚开始的几个月,每次看到她我就忍不住流泪,那是一种生死与共的情感,我们好像不是母女,而是一个壕沟里的战友,经历了枪林弹雨,一起走过来了。我也向主深深地感恩,主的名何其美,主不仅赐给我们宝贵的产业,还用这我们几乎无法承受的祝福熬炼了我们的信心。

2015年10月,二胎政策放开,我们曾经担心的事都没有发生。有人对我说,安安晚生一年就好了。我想,是啊,如果晚出生一年,我们就不会有那些损失了,不会流那么多的眼泪了,现在的日子也会更好过些,但是我们也就不会有那些仰望和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呼求,不会有那些自我的破碎、重整和更新,也就不会体会经历水火而进入丰盛之地的恩典了。

如今,安安两岁四个月了。养育的过程比起锡锡省心不少,看到她活泼可爱的样子,我有时止不住想自己当时怎么会那么愚拙地想到堕胎呢?这岂不是比工作和收入都要贵重的多的产业么?然而,这就是我的软弱,神的恩典和能力也正是在我的软弱上显得完全。

 

原文标题:我为什么决定生二胎?
 
 
[ 见证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见证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桂ICP备130028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