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福音门户网站
基督教会联合服务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本堂 » 教会史料 » 正文

偕我会初传温州的本色化实践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8-07 07:49  作者:陈丰盛  浏览次数:188
内容摘要:苏慧廉在温州传扬福音的过程中,除了将圣经用罗马字拼音译成温州方言,同时又将赞美诗用罗马拼音编辑成书,借用五声调式来编辑中国化的赞美诗,且引进中国器乐为赞美诗伴奏,对于福音的传播助益极大。

苏慧廉在温州传扬福音的过程中,除了将圣经用罗马字拼音译成温州方言,同时又将赞美诗用罗马拼音编辑成书,借用五声调式来编辑中国化的赞美诗,且引进中国器乐为赞美诗伴奏,对于福音的传播助益极大。

一、罗马拼音赞美诗

在苏慧廉用罗马字拼音翻洋温州方言圣经之前,他先编纂了一本罗马拼音的入门书和一本赞美诗集。这使得来温传教士最先受惠,可以最快的速度学习温州话。

苏路熙描述其缘由时说:“出于我们自己的急需,我们经常用罗马字母拼读方言,最后居然把赞美诗歌本和新约圣经也翻译成温州方言。新约圣经翻译完成的时候,我和苏慧廉在雨天泥泞的东门外差点要跳舞庆贺。”

她还提到:苏慧廉所创立的温州话拼音系统很容易学习,甚至中国人和西方人都可以轻易掌握。她讲了一个颇为形象的故事:在苏慧廉的罗马拼音入门书和赞美诗集写好的十年后,他的同工海和德从英国来到温州传教。在学会听、讲温州方言之前,他就先学习用苏氏编的赞美诗集唱诗。当他将一首诗歌唱完之后,旁边的中国人大为诧异地问:“这是怎么回事?海先生还不会说中文就已经会唱了?”

二、中国化圣诗的编纂

苏慧廉介绍,由于中国人对于音乐的理解不同,在赞美诗初入中国时,中国的信徒无法按照传教士的要求唱诗。他说:“唱诗班、管风琴,华丽的装饰、精美的礼拜仪式,往往是传教士所期盼的,但在工作起步阶段是不可能的,即使有可能,那也许会帮倒忙。直到现在,许多爱听福音的人仍会被赞美诗歌吓跑!”

苏慧廉(搜狗搜索图片)

他介绍当时温州基督徒唱诗时:“卖力胜过甜美。男男女女老老步少使出吃奶的劲扯开嗓门‘放声歌唱’。”“……中国人喜欢音乐,但趣味与欧洲人迥然不同,他们喜欢尖而亮的音乐,喜欢一种次于风笛的演奏方式。”“没有人知道什么是和谐,他们只会唱曲调。”

(一)建立本色格律

因此,苏氏采用中国民乐的五声调式建立本色格律,并以简易的长调、中调、短调、七调、八七调等曲调,令信徒习唱。

他说:“几年前,我们赞美诗是唱一得团糟,我觉得最好限制一下我们的一些曲调的数量,以避免唱赞美诗引起争执带来痛苦。因此,到现在,我们只有长调、中调和短调……限制曲调数目的效果一般都不错,无论在城市或乡村。在中国我们见过确实不错的聚会唱歌,和谐已取代不和谐,不过嗓门有时还是高了点。”

温州基督徒只要记住苏氏所编的固定乐谱,就可以套入所有格律相同的诗歌。今日温州教会中的许多老年基督徒,虽然看不懂乐谱,但也可以随口唱出这些曲调。其中,长部的字数分别为8888,短部为6686,七部为7777,中部为8686,八七部为8787。据此所编的诗歌大多符合温州话的韵律,也有许多是根据温州方言中的土语编的,温州基督徒用方言唱这些诗歌朗朗上口。

(二)引进中国器乐

苏慧廉期待“基督教要改善世界上生活的各个方面”,因此他认为中国人不可失去任何机会。在圣诗中国化的努力中,他大胆尝试将中国器乐引入温州教堂的礼拜之中。他说:“至于器乐,中国笛子,有点像单簧管,二胡己引进少数村的礼拜中,那儿刚好有足够的人才能干这了不起的事,而且在某些地方,效果不错,尤其当聚会开始的乐曲与乐队同调时。”

苏路熙描述苏慧廉学习中国音乐的情形,其程度达到可以开讲座的地步。她介绍苏慧廉放弃午睡的机会,请了中国乐师来教他二胡和笛子。她说:“我常常听到欢快的旋律。一天我们的老师给我带来了一个著名的中国的歌手。他坐下来唱中国的歌曲,唱得非常动人听到欢快的旋律。一天我们的老……这位高音歌手的技艺震动了苏慧廉的灵魂。”

(三)采用中国曲调

苏慧廉对于圣诗中国化的尝试中最为杰出的就是采用中国曲调。对于这方面的研究,他曾将自己的心得写成一篇论文,先是在宁波传教士联合会上宣读,后来又刊登在《教务杂志》上,题为《中国音乐与我们在中国传教之关系》。

他总结了四种方往:

一、直接采用中国乐曲,然后创作与原乐曲音节节拍完全相同的圣诗歌词;

二、直接采用中国乐曲,然后创作与原乐曲尽可能相吻合的圣诗歌词;

三、对所选用的中国乐曲进行适当的调试或改动,然后配上西方传统的圣诗;

四、对中国乐曲进行局部的改动,然后配上西方传统的圣诗。”

苏慧廉说:“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努力还很有限。下面的曲子改编自民谣《茉莉花》,因为它是五音阶的,是该国常见的音阶,大概也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音阶,很容易学。没受过训练的人是不可能掌握半音的,因为五音阶中都没有用第四和第七音,因此,在演唱任何含半音或‘4’和‘7’这两个音的英语曲调时,当地人自然会用最接近的五音阶唱,在训练有素、听觉灵敏的外国人听起来,显然有点怪怪的。”

苏慧廉向我们展示了自己最初的努力成果,就是改编自《茉莉花》的圣诗《圣经至宝》,其中文原为:“圣经原是上帝书,实在是我宝藏库。知我生自何处来,指我死后何处归。”

同时,苏路熙也曾做了相关的努力。她曾与温州本地牧师戚瀛茂合作一首中国曲调的诗歌,题为《为国求福歌》。该诗载于《赞美诗(新编)》第175首。《赞美诗(新编)史话》作者王神荫说:“据说苏路熙很重视收集中国民间曲调来为赞美诗配曲。她为此特地雇民间曲艺‘吹打班’来家吹唱,记下温州的民间曲调。《为国求福歌》用的是五声音阶,为温州信徒喜唱乐颂。”

苏慧廉所编纂的赞美诗在温州偕我公会的教会中流行,其诗集为《圣诗》。该诗集一直沿用至新中国成立初期。

改革开放之后,温州教会编辑的《赞美诗歌》(1981)和《赞美诗歌(增订本)》(1999)中所收录的《乐守主日》、《主日为圣》等,就是苏慧廉当年创作的诗歌。

【苏慧廉(William.Edward.Soothill,威廉·爱德华·苏西尔,1861—1935),英国哈利法克斯(Halifax)城人,英国偕我会(后改名为“循道公会”)传教士,同时也是当时首屈一指的教育家。“苏慧廉”可能是他自己取的中文名字,即音译的“苏西尔·威廉”。】

 

原文标题:偕我会初传温州的本色化实践
 
 
[ 本堂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本堂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桂ICP备130028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