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福音门户网站
基督教会联合服务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本堂 » 教会史料 » 正文

浙江基督教在抗战中的故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8-07 07:49  作者:陈丰盛  浏览次数:159
内容摘要:抗日战争期间,浙江各地教会事工受到严重干扰,不少教会无法继续维持。但在国家危难之际,浙江教会以国家民族的独立与复兴为己任,以各种形式投入战斗。其中,各地教会团体所兴起的慈善救济与教会实业家的振兴实业,成为该时期教会的美好见证。

抗日战争期间,浙江各地教会事工受到严重干扰,不少教会无法继续维持。但在国家危难之际,浙江教会以国家民族的独立与复兴为己任,以各种形式投入战斗。其中,各地教会团体所兴起的慈善救济与教会实业家的振兴实业,成为该时期教会的美好见证。

一、慈善救济

在浙江各地开展的慈善救济事业,包括以个人名义进行的救济工作、以教堂为单位的难民救济所、全国基督教协进会资助的难童保育所,以及市际慈善团体所设立的伤民医院、难民收容所等。

杭州的基督教协会联合杭州教会同工举行合一祈祷,并开展战时服务工作:

(1)招待过境难民。

(2)举行国难祈祷会。

(3)组织救济委员会,筹划救济难民并慰劳伤兵事宜。

(4)设立难民收容所。

(5)慰问在杭伤兵。

(6)举行禁食祈祷。

(7)举行国庆纪念礼拜。

1938年,绍兴浸礼会蒋德恩牧师看到当地有许多儿童缺乏衣食,便呼吁友人捐助。其所办的收容所儿童人数从20人急增至200多人。杭州浸礼会民众堂葛烈腾先生借蕙兰中学、弘道女中校舍为址,创办难民救济所。该所除给数以千计的避难妇孺供给每日膳食外,还日夜向难民布道讲经,授以宗教教育。

1939年1月,《中华归主》报道了莫干山一位名叫明美丽的外国女传教士开展救济工作的情况。该刊记录了她个人的报告:“我来莫干山几乎可说是一件偶然的事。我算是留在此间的唯一的西人,不过这里还有许多能干的华人,大家通力合作,积极救济难民。此间人口约有三干,其中二三百人是很穷苦的。我们现今施赈的办法便是每天两次于规定的中心地点分粥给他们吃。凡年龄在十八岁以上四十五岁以下者均不能享此权利,除非患病者可由其家属前来代领。设若出钱办理施粥的人们能够看到这些难民一天两次在这里吃粥的那种情况,我相信他们必定会觉得他们的善举已经得了偌大的报酬……”

杭州是全国基督教协进会难童救济工作最为显著的地区。1939年5月报告该市有8处难童保育所,共收难童1560名。而当时全国基督教协进会所救济的难重人数为4195名。

同时,嘉兴有难童收容所一处,有难童15名,又有日间保育所一处,教养难童200名。湖州有三处难童保育所,借用监理会、浸礼会及天主教会之处所,收养难童共200名。

1939年6月,宁波开始创设难童日间保育所,共教养难童300名。同时,绍兴创设难童保育所,共有难童300名。这些难童救济保育所,除了供给难童膳食之外,还组织学校课程,对难童进行必要的训练。

在难童救济工作中,中华基督教协进会于两年内耗资巨大,截至1940年12月13日,共拨款至浙江154126.88元。其中杭州为88808.78元,绍兴为17900元,湖州17820元,宁波5198.1元,嘉兴24400元。后于1941年2月底拨付湖州640元,宁波9600元。这样,至1941年2月底,共拨款浙江达164366.88元,占全国一半以上。

抗战期间,最引人注目且对社会贡献最大的基督教团体,应属教会医院。

《中华归主》有一段报道说:“在这次战争里,贡献最大的可说是基督教的医院了,他们在飞机轰炸、炮弹横飞的火药烟幕下,镇定地救护着伤兵和伤民。任凭火焰冲天在近邻,不论是医生护士乃至仆役,都把他们的生命交托给上帝,日以继夜、手忙脚乱地照护断臂残肢、血肉模糊的牺牲者。每处沦陷的前夕,政府医院不得不以走为上策,把遗留的创伤勇士交给高举基督的医院。不但如此,他们还设法救治那班从火线下来而不及送院,甚至无院可送的受伤者,这些沉毅而又勇敢的医士,怀抱着多大的爱心呢!”

杭州圣公会高德斯会督报告广济医院的情形时说:“我们的医院现在收纳免费病人,数额之多已非英美两教会基金与本地捐款所能支持。由美国红十字会供给的霍乱特别医院正在办理,幸而本年这种时症,虽附近村落或者育之,而城内并不多见。天主教医院与红十字会医院及避难所均次第进行,经费方面,囡费佩德博士的协助,曾获得美国红十字会一部分援助。我们的伤兵共分二区,残疾的九十人,由特别人员看护,其他的尚有一百零六人。复原的伤兵七月终送入了陆军监狱,每星期三次,由苏达立医生及中国医师,前往诊视。他们均得合理的医疗,所缺少的就是运动,且因非直接受我们的管理,所以并不十分自由。至于松毛场的麻风肺病传染病医院,仍属照常进行,梅生女士也继续在那里与我们医院的同仁共同工作,其他残疾儿童,在此间逗留四月后,也已送还家庭。所以我们真是感主宏恩,在此困难沦陷之区能以工作。”

二、振兴实业

自立教会的兴起、华人牧者的民族觉悟坚定了教会自治的决心,而实业成为自治决心实践的助手。在浙江各地教会中的实业家成为教会自养的重要经济支柱。此处特别介绍中国耶稣教自立会温州分会的实业家吴百亨先生的爱国事迹。

吴百亨(1894—1973),原名培亨,1894年12月出生于瑞安。早年家庭贫寒,以替人放牛牧羊为业。百亨从小勤奋好学,从教会学校毕业后,于17岁入普益药房当学徒,其间曾向当地名流陈墨农请教国文,得陈赏识,将女儿陈吉安许配百亨为妻。1923年得岳父资助,创办百亨药房。

1926年,吴百亨在瑞安创办我国第一家乳品厂,即百好炼乳厂,以“自日擒雕”作商标,以抗衡英国的飞鹰牌炼乳。1927年,英国英瑞炼乳公司欲以十万元高价收买其商标,遭吴百亨拒绝,后该公司以其冒充英瑞炼乳公司“鹰”牌商标之名提出指控。吴百亨在法庭上赢得商标诉讼案。1929年捕雕牌炼乳荣获中华国货展览会一等奖,次年又获西湖博览会特等奖。

1935年10月,中国耶稣教自立会《圣报》介绍:“温州百好炼乳厂,为本会吴百亨先生经营,吴先生除从事实业外,并致力教会事工。闻本年该处某分会宣教师常年经费,均由吴君一人所负担云。吴君创立该厂迄已数载,前因商标问题,曾与英商鹰牌炼乳公司讼涉数年,风传国内外,卒被吴君胜利。因此加意努力,内部设备,制造技术,颇能熟练。关于卫生清洁防菌等事项,尤为注意,出品优良,久已驰名遥迩。近又添置机件,加心试验已能提制白脱油,其质料亦可与舶来品颉颃(xiéháng:原指鸟上下翻飞,泛指不相上下,互相抗衡,引申为不相上下),预料将来该厂营业前途,将愈见发达矣。兹闻是项白脱油及炼乳,极受某国欢迎。闻日前有两外籍商人,偕同吴君前往该厂调查以谋订约。承销倘告成功,亦可挽回利权于万壹也。”

出于爱国情怀,吴百亨所办实业经常与外国企业争锋相对,其中最值得敬佩的是他在抵制日货上的努力。

如支华欣所述:“百亨对外国经济掠夺者的明枪暗箭,都针锋相对,毫不示弱,不仅斗智、斗勇,还要斗科技。如搞陶瓷产品,吴百亨不光吸取景德镇及闽、粤等处窑业传统,而且参照当时颇有声势之日本陶瓷器,刻意创新,搞出特色,力求压倒日货,为国争光。但他对国人和民族企业则与此截然不同。如通讯用的蓄电瓶、碍子等军用品,一向仰给日本。抗战时期,来源断绝,上饶国民党三战区急需用这些军用品,西山窑业厂替他们生产两批,共65万只。又纺织机上用的几种瓷器零件,向为日本所垄断,浙江省建设厅求援于该厂,吴百亨说,‘既是战时工业需要,即使赔本,我们也要生产。’”

吴百亨作为温州实业家,其振兴实业为教会做出卓越的贡献。吴百亨早年受俞国桢影响,加入中国耶稣教自立会。1938年,中国耶稣教自立会温州分会筹建总堂时,他捐助3万元(总建筑费为49万元)。1940年,市区两次沦陷。日寇封锁海岸,外汇断绝,循道公会温州教区创办的白累德医院经济无以为继,院长施德福登报呼吁富绅巨贾解囊救援慈善事业,吴百亨大力支援,医院才得勉强渡过难关。

 

原文标题:浙江基督教在抗战中的故事
 
 
[ 本堂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本堂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RSS订阅 | 桂ICP备13002895号